泽杨哥哥

好想困告告

闭眼是要亲亲嘛?(╯3╰)

太宰= ̄ω ̄=

晒儿子(ง ˙o˙)ว

黑道Ⅰ

挖坑势力登场。

大概是ooc。

如有雷同 不胜荣幸

——————————————————————————

在校园里总有那么一条令人闻风丧胆的小巷。而王者高中也不例外——在校园门口的转角处,那一道铁门后面,便是一条无人问津的深巷,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奥秘。

“越人越人!你听说了吗?那条小巷的故事!”
一位棕色头发的青年背着一个沉重的书包踉踉跄跄地跑向一位黑发并带着紫色围巾的少年。

“李白你怎么又跑得这么着急。”黑发少年仿佛故意忽视了那个被称为李白的人那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

“嘿嘿我这不是为了赶上你么,所以你听说过没?”
李白说这句话的之前还喘着粗气,但愣是憋着气把这句话平平稳稳得讲了出来。

“那巷子闹鬼不是吗。”黑发少年翻了一个白眼,“都是吓女孩子的把戏,难不成你也怕了?”

“不不不,我怎么会怕,怕鬼的话还怎么当维护正义的警察呢!”李白从小的理想就是当警察,这在很多人看来就是明摆着一身的优点不发挥,却偏要当个只会查户口本的警察。

“你当真要当警察?”黑发少年问到。

“那当然,当警察多威风!以后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可以保护你了!”李白的声音有所提高,就好像在炫耀着什么。

“不要放弃治疗。”黑发•不屑•少年

待课桌上翻飞的书本合上的时候,已经是放学时间了。夕阳透过窗外的树叶间照射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若隐若现。

“秦缓~你怎么还在学校里呢?”说话的是黑发少年的好朋友庄周。

“我……等人。”扁鹊扯了扯从鼻梁位置滑落到嘴唇的围巾。

“啊……是么,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一个人要多加小心啊,毕竟巷子里的事……”庄周没有说完,“哈哈哈,这种吓唬女孩子的东西你怎么可能会怕嘛!那我先走了,祝你玩得开心。”

说完便走了。

“又是巷子的事吗?……”扁鹊觉得这事传得有点不可思议,毕竟连向来待在学校外不与其他同学联系的庄周都有所听闻。可见此事闹得有多大。

“越人~~”教室门口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不用想便可知那声音来自李白。

“越人~我就知道你最讲信用了!”李白跑到扁鹊身边,嘴角上扬得挺厉害,嘴里两颗又白又亮的虎牙便着了凉。

“你……难道真要去那巷子转转?”扁鹊看见他笑得那么开心,不免会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那当然,我可得去查查真相。如果被我发现是哪个小王八蛋耍的把戏,我决饶不了他!”李白发现班里的女孩子都被这件事给吓得不轻,正义的心态便迫使他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怕?”扁鹊可不是第一次听到李白立flag

“我……我怎么会怕!不是还有越人你嘛~你不怕就行,嘿嘿”说到底,李白还是有点害怕的。

“行了,我们快去快回吧,今天作业可不少。”

“好嘞~~”说完,拔腿就跑。

转眼,两人便来到了巷子附近————巷口是有铁门封锁的。周围的机械垃圾杂乱不堪,看起来像是一个废旧的兵工厂的垃圾收理处。倒是这铁门倒不同于周围,它看起来是那么崭新且结实的。

“我们要进去吗?”扁鹊看了看铁门的高度,不高,以他们的实力是可以轻松翻越的。

“进!当然进!”李白的语气明显得多了几分活跃。

李白手脚并用地爬上了铁门,他坐在铁门顶端俯视着扁鹊“越人你快上来吧!这里面好像也没什么有趣的事情啊!”

“是吗,那我就不上去了吧!”扁鹊此刻看着李白那趴在铁门上那副熊样,才不想去做这种幼稚的事情

“切,那我下来咯!你躲着点!”李白嘴上叫嚷着,可心里还是害怕一个人进去探险的。

“哼,越人真小气,不就是去溜达溜达嘛,还不陪我,好气哦……”李白这样想着,一分神,脚下踩了空,自然也就摔了下来。

铁门虽然不高,但这样摔下来要是严重也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李白倒是幸运

因为扁鹊接住了他,俩人就这样一起跌倒在地。

“啊啊啊啊越人越人!我还活着吧?啊啊!你没事吧?”李白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全身上下也就手上蹭破了点皮。

“嘶——我说李白你干什么吃的啊,要不是我接住你,要是摔到脑袋傻了怎么办?”扁鹊看着惊慌失措的李白突然有些想笑。

“这不没傻么,扁鹊你没事吧?”李白歉意地笑了笑“下次别再做这种事了,多危险呐。”

“哦……”扁鹊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接着用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

突然,身边的一栋旧楼的楼道里发出了一声巨响。

“你们是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巨响后,又是一段从楼道里传出的嘶哑的吼叫声。

“呵呵,原来是群自不量力的小畜生,老大,您看……?”

说话的人是一个满脸胡茬的大叔,他一直大声地说着话,就好像是说给天上的鸟听的。

“不好,越人我们快跑!”李白见事不妙,立刻把扁鹊从地上拉起。

“嘶——不,我好像扭到脚了……你先走吧!”扁鹊痛得扯了扯嘴角,立刻抽回了李白正拽着的他的手。

“怎么可能啊!越人你快点,我背你走!”此时的李白比扁鹊还要着急。他立刻背对着扁鹊,示意扁鹊爬上他的背。

“蛤蛤,小兔崽子们,你们以为逃的掉吗?”说话的大叔抬了抬手,楼道里便立刻涌出一群蒙着面的人,实在是叫人胆寒。

“捉住他们,要活的。”

一声令下,人群便迅速围住了李白和扁鹊。

局势严峻,李白顿时傻了眼,愧疚感充斥着整个心脏。如果不是他,扁鹊就不会被牵扯进来。

可眼下只有逃。

李白二话不说就抱起扁鹊向外跑。李白平时跑步确实是快,可现在加了个扁鹊,不免有些吃不消。

“李白你放我下来!”扁鹊心里清楚的很,他们是不可能一起逃掉的。扁鹊记起身上还带有一点实验用的烟雾剂,大概可以派上用场。

“不行!……嘶,扁鹊你干嘛?!”扁鹊用力掐了掐李白的手臂,疼痛感让李白反射性地松开了抱着扁鹊的手。扁鹊固然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扁鹊来不及顾及新添的伤口,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圆球似的绿瓶,用力地向敌方砸去。

顿时碧烟弥漫。

敌人已经乱了阵脚,翠绿色的烟雾让他们误以为是剧毒的毒雾。

烟雾已经足够阻挡住人的视线。扁鹊在烟雾中只能看见李白依稀的轮廓以及敌人弯腰驼背的可笑模样。

李白却不慌,因为他认得出这烟雾。能创造出这种独特烟雾的天赋,是李白崇拜扁鹊的缘由之一。

扁鹊有腿伤,趁此时逃跑是不可能的了。他费尽心机制造这场意外,目的自然是方便李白脱险。

可此时的李白却四处寻找着扁鹊,完全没有一个人逃跑的意思。在这种能见度极低的环境下,李白唯只有呼唤扁鹊的名字。但这样只会招来敌人的觉察。扁鹊看着离敌人越来越近的李白,着了急。

他奋力地撑着身旁的烂墙根,浑身的疼痛让扁鹊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恍惚间,他感觉自己的身旁好像突然多出了一个人,那个人用纤细的手环住扁鹊的腰,用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秦缓……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嗯?”

扁鹊只感到脑部一阵刺痛,便倒了下去。



要说这之后还有什么回忆,大概就是扁鹊昏迷时脑海中不断出现的蝴蝶纷飞的场景。

这会使他想到庄周————那个俊美如画的少年。

心悦繁花恰少年

甜。

——————————————————————————

年幼时

扁鹊每次上山采药李白都会跟着,理由是开拓视野借机学习。

“太白你可要跟好了,丢了我可不管你哦”小扁鹊掂了掂背上比自己还大的竹筐,望着小李白说到。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跟着越人,那越人也要教我认草药哦!”小李白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与小扁鹊对视着。

“只要你听话。”扁鹊被盯得红了耳根。

树林里。

“越人你看!这株有黄色瓣儿的是什么啊?”小李白拖着小扁鹊来到一棵树下。

“那个……”

“越人看那里!那株上面为什么有红点点啊?”小李白扯着小扁鹊跑到一丛草丛里。

“不……”

“越人看这……”小李白想要去拉小扁鹊的手被制止了

“够了!那些是花不是草药!”小扁鹊有些生气的说。

“哦……那……”小李白拉起小扁鹊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这朵最漂亮的花叫什么呢?”

————————————————————————

“没想到这么久以前的事你还记得这么清楚。”长大后的扁鹊,五官都长开了,多了一份英姿飒爽。

“那当然。一想起你当时那一脸通红的样子我就想抱着你亲个一天一夜。”李白的声音也不再是那样软弱,倒也苏得死人。

“切流氓。”扁鹊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并在被略长的头发遮挡的地方红了耳根。

到不巧,李白还就是发现了。

“其实吧……那时我还有一件事瞒着你”

“什么事?”

“就在你脸红走神的时候吧……我把我事先摘的小雏菊插你头上了……其实看着挺可爱的,就没忍心跟你说。”

“什么?!原来那次下山后就是因为这个。被隔壁安琪拉嘲笑了几天?”扁鹊拔过脚边的杂草朝李白扔去。

“哎哎哎,别冲动嘛,过去的事咱就不提了哈~”李白拍了拍身上的杂草。

“切,你倒是什么事也没有……”扁鹊倒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但理还是不能亏。

微风拂过树梢,带着花朵的清香轻轻地落在少年们的肩头。

李白伸出手抚摸着扁鹊的头发,

慢慢靠近。

“你,你干嘛……?”扁鹊是不习惯于与人靠得如此之近的。

“越人……你真好看……这次,就当我给你的赔礼吧……”

越靠越近

“你,你别……唔……”

是一个温柔的吻。

“我心悦你。”

这似乎是个问题,却每个人都知道答案。

李白喜欢花,因为花像扁鹊一样好看。

李白喜欢扁鹊,因为扁鹊比花还好看。

那扁鹊呢?他只喜欢一个————那就是喜欢花的李白。